大块的假期(1)

7月30号就匆匆跑去厦门,本以为稍作停留后31号到就可以去石狮祥芝,1号开海后马上就可以出海。但是台风耽搁,等了几天,3号海上风暴潮解除后渔船就纷纷出海,为今年夏天的第一次满载而归开足马力,驶向大海。但我却还没有赶上,因为海上还有些残余风浪,船主考虑到我是新手便没有通知我,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6号,在厦门等了一星期之后,朋友打电话来叫我去祥芝。

6号中午,我到祥芝。祥芝是个渔港小镇,近几年发展不错,相当富庶。7号上午渔船进港,我收拾好东西后船主把我带到码头,他指了指离码头两个船位外的那艘渔船,叫我上那条船。原本以为有什么小艇之类的东西可以直接把我带上船,结果只能先把东西抛下船,再自己爬下去,再把东西捡起来抛到另外一艘船上,自己再过去,这样做几遍才到那艘船上。要是不拿东西,要我在那些渔船间跳来跳去真是一点问题没有,我手脚还算灵活。我看到舱里过道边的两侧有很多个用木板隔出来的木柜子,带个推拉门,有点像棺材,只是没有盖子,多了个侧门,还是推拉的,一共有上下两层,这就是水手的房间。大部分棺材都放着私人物品,有一两个堆满了杂物,一看就知道这些“卧室”好坏区别很大,很显然有个先来后到的规矩。我问老大我的“卧室”在哪,他说每个都有人了,他也不知道该住哪。我把东西随便一放,爬到楼上去了。二楼是驾驶室,是船长待的地方,显然舒服很多,驾驶室里很多仪器,导航,雷达,电台等,还有四个棺材卧室,船长一个,老大一个,都是上铺,底下一个堆杂物,一个住水手。驾驶外面就是我们的阳台,这里很凉快,地方蛮大,视野也好,两侧大铁框里堆满渔网,人可以躺在上面,一侧可以躺下三个人挤点。船大概三十米长,船尾下网,船舱睡觉煮饭,甲板收鱼干活。

捕鱼

下午四点多,开始卸鱼。冰库里装的是第一次出还时捕来的鱼,源源不断地从里边搬出来,再用吊车吊上码头。装鱼用的是一种带洞的盒子,长方形,我们叫它洞盘,装满小鱼足足有四十多斤。放在冰库里的鱼已经经过简单的分类,但是卸货的时候还要分的再细一些,同种鱼,大小不一样,价格也不一样。卸鱼的时候,两个人在冰库低下搬鱼,一个人在冰库洞口接,甲板上每个位置站一个人,把鱼从齐胸高的木板推到吊车边,再两个人把鱼安放到吊栏上。卸完鱼,收拾完甲板,近午夜了,老板买了盒饭和冰可乐给我们当晚饭。肚子饿的很,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菜了,那些混久的老水手饭一到手,就先把可乐喝光,这样就可以去拿剩下的仅有的几瓶。我卸货的时候没穿雨衣,结果全是都湿透,冰水、汗水、鱼血、鱼鳞,一身都是。我用舱里的淡水冲了冲衣服,把湿衣服挂在发动机的巨型排气管上,相信干的很快,就像在学校时候把衣服晾在暖气上,干的也很快。装完冰和水,两艘船并排出发了,在夜色中向大海驶去。码头上的灯火也渐渐稀疏暗淡,海上渔船的灯光倒是如繁星点点,越来越亮,灯光捕鱼船更是耀眼夺目。一个老水手跟我说,大一点的棺材是双人间,可以睡两个人,我就去跟一个新来的退伍兵(因为头发长,我叫他长毛)挤一个窝。他也没有不快,因为这间棺材窝靠在发动机巨型排气管旁边,只能放点东西,根本别想睡觉,除非你不在乎边睡觉,边出汗。水手们都回自己的窝里睡了,他们的棺材里都有小窗和风扇,随着船的摇摆就像摇篮一样,很是舒适啊。我只能爬到二楼阳台上的渔网堆里睡觉了,裹了一件长袖的衬衫,有点冷,但睡得却很香,这是我第一次在海上。

集体进餐

夜里听到警报声醒来,看到甲板上站了几个人,他们在放网。我准备下去帮忙,船长说,我不知道流程,下去不安全,让我在上边看着。放网很快,几个人整理好绳子跟浮球,船一加速,网就嗖嗖往海里去了,再把绳子丢给旁边那艘船,两艘船拉着网跑上三个小时就可以收网了。放完网,大家都回到窝里休息了。距离收网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收网是个重活,起网后还有两三个小时要不停地干活,把鱼分类,填好冰,再搬回冰库里去,这几个小时可以说是最累的。来之前,我在朋友家的石头屋子里睡了一天觉,所以不觉得很困,我站在阳台上吹着海风,看着远处的渔船和货船,渔船只是在这片海域上来回跑,为了水里的鱼,货船是匆匆过客,驶往她的目的港。

在闽南,年纪稍大一点的,一般都不大会讲普通话,我跟他们交流不是很方便。他们大部分人用方言交流,我也听不懂他们说什么,还好还有两个年轻的湖南人普通话讲得不错。福建就是这样,每个地方的方言都不同,相隔几十里就是不同的口音,这跟地理条件有关系。我是古田人,古田属于闽东北那一块,古田话跟福州话有点类似,在福州、福清那一带还马马虎虎听得懂,到闽南是完全不行了。所以,在学校要是有谁是福州一带的,那就会显得提别亲切,大老远听他们说普通话我就知道是同乡了。有一次在青岛坐公交,一个大爷问司机路,我一听那声音,觉得是福州的,一问真的就是,闻声识老乡。

捕鱼船生活

警报响起,大家套上雨衣、水靴、手套,戴上鸭舌帽,站在船尾待命。等机器把钢索收好以后,几个水手排成一排,站在船尾,喊着一二、一二的口令往里拉渔网,渔网又大又长,拉几米就要喊船老大打倒车,倒完车继续再拉。有时候看到水里的渔网不是很整齐,大家还要把手里的网线绑在脚边的铁架子上,然后喊船老大加速进车,进完车继续拉。这个拉网的场面很壮观。可以看到网袋后,起重机把网袋拉起,把鱼卸在甲板上,然后就是全军出动,开始挑鱼,装盒,填冰。我穿上雨靴,带上手套,到甲板上加入工作行列,这些事情都很简单,一看就懂,只是刚刚做不熟练,做几次就没什么问题了。一网袋的鱼大概有两三千斤,卸下后,一堆鱼在甲板上,先把大的鱼从鱼堆里挑出来,再把小鱼分成小堆,几个人围在一起挑鱼。这么大一堆海鱼摆在面前,还是头一次,鱼腥味扑鼻。往常接触的大部分是淡水鱼,在水库里钓鱼,捕鱼,对抓来的鱼都是爱不释手,最多一共加起来也不过十几斤。见 到最多的海鱼,是在市场里头,买一两只后,就急忙避而远之,那鱼腥味真是难以忍受。连续几个小时不停地在鱼堆里往外挑大鱼,其间还要用铲子把鱼铲到旁边,一铲少说也有二十多斤。棉质手套上吸满鱼的粘液,只要紧握拳头,灰黑色的粘液就会从指间流下,哗啦啦的流满一地,就像一泡灰黑色的尿。有时稍不注意,候抓鱼的力量过大些,就会被鱼齿、鱼鳍、鱼刺刺进手,不得不把手套摘下,把刺拔出,再接着干活。鱼少的话,一个多小时就能完工休息,鱼多的时候,就要连续干三个小时。这一次干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昨晚的盒饭加可乐早就在我的肚子里消失了,把手套洗了洗,冲了冲雨衣,喝了一瓶水,再用淡水洗了洗脸和两根手臂,坐等开饭。猴子煮了稀饭,炒了十来斤墨鱼,外加一些特瘦带鱼,我们用的是带耳的不锈钢大碗,大概能装一升少点。我被晃的胃不太舒服,食量小了很多,喝了点稀饭,吃了十几只墨鱼,剩下的都倒进海里去了。肚子里有东西,感觉就是踏实了许多,又可以休息三四个小时了。在渔船上煮饭绝对是高难度的工作,一不留神,不但毁了一锅饭,人也会被烫伤,锅毁人亡的风险还是蛮大的,所以对煮饭的猴子哥多了几分敬意。等旁边那艘船收网后,我们就可以放网了,其间可以稍微放松一下。猴子哥从冰库里拿了桶冰放在外面,作用相当于冰箱,我塞了一个罐装的仙草蜜和一瓶水在里边,中午就可以喝冷饮了,在这里喝冷饮,可比平常享受多了。麻烦的是,每次我的饮料都被埋在桶底,从里边挖出来可不容易,手被冻得发麻。

猴子哥

在渔船上干活,让我觉得最难受的就是那恶心的鱼腥味,冰库里飘出来的味道比鱼腥味更是可怕,起初想做个口罩,但又觉得有些做作,放弃了;船的摇摆在其次,风浪小的时候还可以,但风浪一大就比较难站稳了,干活就想都别想了,要是没有控制好平衡,船身的一个美丽摇摆,就能把你掀个四脚朝天;体力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强度虽是很大,但是跟连续几天的负重徒步还是有点距离。来之前,很多人就警告过我,渔船上不比陆地,干活非常累,事实确实是这样的,有个驻马店来的大个子,从上船开始,就躺在那几乎没怎么动过,吐的脸色发青,也吃不进去东西,船一靠岸就提着东西,一声不坑地走了。那些平常不怎么锻炼,又没从事户外活动经验的大学生朋友或者上班族,如果想体验海上的生活,还是找个游艇俱乐部,花点钱比较靠谱。

吃完饭没多久,大船收网了(那艘搭档船稍大,我们叫她大船),我们开足马力向前跑了一段距离,就开始放网。放网结束,就是休息时间,又各自回窝,争分夺秒地休息,为下次的收网养足体力。我又只能回到船长室背后的渔网堆里睡觉了,出门在外,要能学会保护自己,我在头上包了一条毛巾,身上穿一件长袖衬衣,腿上再穿一条短袖上衣(就是把衣服当成裤子穿),这样就能禁得住海风吹了。适者生存呐,不然会死得很惨。海上没有信号,这四天没办法跟外面联系,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打电话发短信了,一有时间就立刻抓紧休息。入睡很快,没有梦,最后一阵刺耳的警报声把睡眠结束,收网开始。这一次几乎一半都是带鱼,还有墨鱼、鱿鱼、虾、螃蟹和一些无名小杂鱼。鱼越小,劳动量就越大,一个鱼盒,装满小鱼能比装满大鱼重近二十斤,处理起来也比较费劲。还是鱼腥味让我觉得阵阵恶心,我不得不干一会儿就停下,转过头朝上风向吸几口新鲜空气,再拿起铲子继续干活。今天天气不错,阴天,不然这大中午会被太阳烤死。带鱼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手抓下去常被刺得立刻缩回来,可它却还开开心心地挂在我手上,用它的锋利的小牙齿叼着我的手套,脸上的表情得意的不得了。挑完鱼,老手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有的下冰库接鱼;有的在洞口传鱼;有的拿水管洗鱼;有的去挖冰。各有事情做,他们也不会给安排什么事做,你爱做不做,反正老大在上边看着,给钱的时候,多少他们说了算。没人做的事情还是有的,我把甲板上到处叠放的一盒盒鱼,搬到洞口,递给在洞口的兄弟,来来回回的,还要克服船的摇摆,估计要搬一百多盒。还要把挖好的冰搬到需要用冰的地方,冰倒是比鱼轻多了,干净,没有鱼腥味,摸起来又舒服,老子喜欢搬。又是两个多小时苦力活,身上没有表,所以不知道时间。中午饭吃的是闽南特色咸饭,饭的颜色是黄的,我在里面看到姜,大概还加了盐巴、酱油、花生油油等等,猴子哥做的比岸上卖的要难吃许多,我还是更喜欢吃白米饭。汤里有一些青菜、丸子和鱼,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里面的青菜最吸引我,实在捞不到青菜后我才会去吃鱼和丸子,往常绝对不是这样。

天黑之前又收了一次网,估计到八九点才开始休息。晚餐是面条,汤面,加了一些鱼和青菜,鱼让我有些反胃,草草吃点,就去睡觉了。这是第二个夜晚,体力显然不如昨晚,但晚上同白天一样还要继续干活,眼皮很重,我昏昏沉沉地就睡着了。夜晚隐约听到警报声,但是已经无力动弹,似乎有千斤重的石头压着我的身体,醒来时天边已泛白。(未完待续…)

转载文章请注明,转载自:野人部落 [ https://www.wildhorde.com ]

原文链接:https://www.wildhorde.com/archives/2530.html

扫码关注野人部落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