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墨:一个人的航海

在翟墨的微博里,他这样介绍自己:“生活在天空之下海水之上,接受阳光、狂风与海水洗礼的人。”这个微博记载了翟墨一行九人在英国大西洋海域10天的海上实训。实训由英国环球航海第一人、克利伯环球赛领袖罗宾·约翰斯顿·诺克斯爵士指导。升帆、降帆、掌舵换帆、归港、收帆,到最后打理帆船……在最高级别的帆船上,由最优秀的教练培训,虽然收获很大,但翟墨说,也只算是刚刚入门。

一个人,一只帆,900多个日日夜夜,40多处异国他乡。2000年以来,翟墨多次自驾帆船访问南太平洋诸岛国,进行文化、艺术考察,并举办个人画展。2007年至2009年,这个山东壮汉用两年半的时间,完成了自驾帆船环球航海一周的壮举,成为“单人无动力帆船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

翟墨:一个人的航海
翟墨:一个人的航海
翟墨:一个人的航海

无论出发还是归港,翟墨的无动力帆船上始终悬挂着中国国旗。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代表他的国家完成了一次充满勇气和力量的环球航海,用自己的行动再次证明了炎黄子孙面对海洋的信念和智慧……

“病猫老六”

初次见到翟墨,被他那壮实的身体所震撼,笔者心中暗叹果然是航海家,身体那样壮实。想不到眼前的这位山东大汉却告诉我,他小时候一度被哮喘折磨,孱弱无力,就像只“病猫”。

翟墨出生的时候家里已有五个男孩,作为老六他备受呵护。随着翟墨年龄不断增长,这种呵护更多变成了怜爱。原来,翟墨小时候不知何故染上了哮喘,身子骨很弱,跑两步也会面红耳赤、气喘吁吁。自从得知翟墨患有哮喘后,不管是他的家人还是学校,都对他呵护有加,但是这种呵护更多的是对弱者的怜惜,它深深地刺痛了翟墨的自尊心。因为身体弱,五个哥哥不会带着他去干“坏事”,学校的体育课不能参加,更多的时候他只能在旁边看别的孩子嬉闹。

翟墨上初一那年,班里来了一个人高马大的同学,这位同学很快“过江龙压住地头蛇”,成了班上的“小霸王”,同学们看见他都躲得远远的,没有人愿意和他过多接触,但也没有人敢不和他说话,敢不借给他铅笔、笔记本。有一天,他走到翟墨跟前,慢条斯理地说:“喂。小病猫,橡皮擦借我用一下。”说完,他的手就朝翟墨的文具盒里伸去。他的话语和举动触到了翟墨的痛处,翟墨奋起反抗。这位“过江龙”见翟墨敬酒不吃吃罚酒,便放低了声音说:“放学以后我们校门口见,有种你就别跑。”

那天翟墨一直惴惴不安。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那位找事的同学已经在校门口摩拳擦掌。就在他们要开战的那一刻,一位同学经过了他们身边,见状便朝“过江龙”喊道:“你怎么跟这个小病猫干仗了?他五个哥哥会砸死你的,他有五个哥哥!”“过江龙”听到后,犹豫片刻,扭头就跑。此时的翟墨当然不会放弃这个表现机会,拔腿就追。但是翟墨没跑几步就停了下来,手撑着膝盖,弯着腰急促地喘气。“小病猫,小病猫!”耳畔传来了几个不认识的孩子起哄的声音。

从这之后,翟墨暗下决心一定要锻炼身体。他开始了跑步。从跑一小段就上气不接下气,渐渐变得能均匀地控制呼吸;他用冷水洗澡,从夏天到冬天,冷水的刺激让他痛苦不堪,到后来他可以边用冷水洗澡边哼小曲。翟墨不断地锻炼身体,身子骨也慢慢地硬朗起来了。他在等待一个机会向大家证明自己。

终于有一天,他的机会出现了。

那一天,翟墨又照例跟着父亲去钓鱼。其中有条一米多长的大鱼,父亲让他喊五哥一起来抬。翟墨一声不响地走过去,一下子扛在了肩膀上。

那天下午,五哥和母亲远远地看见一个人,扛着一条大鱼歪歪扭扭地回来,他们不敢相信居然是“病猫”老六。母亲冲着翟墨一招手,目光从满是怒气忽然变得怜爱有加,“老六!”母亲吼了一声,再没有了下文。“真有你小子的!”五哥拍拍翟墨的肩膀,“这才是我们的好弟弟!”

那个下午,翟墨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是那么的充沛。更让他奇怪的是,后来他的哮喘再也没有发作过。那天的晚饭特别香,翟墨捧着碗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翟墨告诉我,他小的时候文弱,直到踏上了航海之路才算有了生命的突变。他一直在苦苦寻求释放生命能量的途径,直到遇到了那个挪威航海家,才完成了一次生命的转变。

不懂航海的船长

成年后的翟墨小有成就,有着不错的收入,算得上是一个成功人士,但是他为什么变卖家财,四处碰壁筹钱去驾驶帆船环球航海呢?

2000年,翟墨应邀到新西兰奥克兰艺术中心举办个人画展,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与在奥克兰港躲避台风的挪威航海家相识,从此与航海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时翟墨正在拍摄一部名叫《航海家》的纪录片,有幸去采访了一位在奥克兰港躲避台风的挪威航海家。采访过程非常顺利,采访结束后,翟墨与航海家攀谈起来。

“我已经绕地球一圈半了。”挪威航海家用很平静的语气说出的这句话,却让翟墨吃了一惊。航海家拿出海图,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指着,给翟墨诉说着航行的故事。

“我是中国人,那我也可以航海吗?航海需要执照吗?”翟墨试探性地问道。

“不需要执照。”挪威航海家回答说,“只要一条船,你想去哪里都可以,都不需要提前办签证,因为,没有哪个国家会拒绝一艘船靠岸补给,只需要办理通关手续即可。停船靠岸,船就是你的家,你的国土,这个蓝色的星球就属于你一个人!”

艺术家最向往自由,最怕受拘束,而航海是最自由的外出方式。航海家的话语让翟墨心里蠢蠢欲动。片刻后挪威船长收敛了神色:“但是年轻人,恕我直言,我航海了大半辈子,还从没有见过一个中国人,我倒真想见识见识。”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翟墨的心。他到国外办画展就是为了让外国人了解中国绘画,让他们看看中国人也能画出让他们啧啧称奇的画作。但是,在没有涉足的领域内,原来中国人还是那么遭歧视。

“在不久的将来,也许您就会看到中国人在海上了。”急性子的翟墨刻意压制自己语气,平和地回敬了老船长,也许下了一个狂妄的愿望。

见过船长的第二天,翟墨便开始着手购买自己的第一艘无动力帆船。虽然事业有成,但是毕竟他还年轻没有太多的积蓄,四处筹钱无果之后只能卖掉自己心爱的画作。他说那是给它们找一个“新家”。

3天后,翟墨跟随挪威老船长来到港口,远远看到一个人在向他们招手。老船长告诉翟墨,那就是船主。翟墨的心思完全不在船主的身上,他直勾勾地看着船主身后的帆船。它静静地停靠在那里,仿佛在等一个人,等一次相遇。见面后,船主向翟墨介绍了帆船的情况。翟墨左右打量着帆船,轻轻地抚摸船身,用手敲了一下,船身发出闷响,好像在和一位老友寒暄一般。挪威老船长在船上试了设备之后示意翟墨可以入手。就这样,翟墨拥有了第一艘帆船。因为帆船的风帆高8米,所以翟墨给这艘船起了一个特殊的名字“8米帆”,他更是亲切地称之为“媳妇”。帆船到手后,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了翟墨面前:在接触挪威航海家之前,翟墨对航海和帆船没有任何概念,有了帆船却不会驾驶,如何把帆船开回奥克兰呢?

“8米帆”的旧主似乎看出了翟墨的难言之隐,他表示愿意帮助翟墨将帆船驶回奥克兰港。在5个小时的返回途中,船主让翟墨掌舵、教他如何升帆、如何降帆,还有大量的海洋航海知识。这些知识在日后翟墨的环球航海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翟墨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对自己当时的那种冲动也感到非常惊讶,也为自己的气魄而自豪。

航行在一条逐梦之路上

返回奥克兰之后,翟墨驾驶着“8米帆”完成了环新西兰一周的航行,紧接着,他开始奔向自己梦寐以求的大溪地,去看高更笔下的天堂和勤劳美丽的女人。在新西兰的拉乌尔岛附近,横跨南太平洋克马德克和汤加两大海沟时,翟墨与死神正面相遇。

原来就在翟墨横跨海沟的时候,海底发生了地震,从而引发了海啸,风暴接踵而来,天空和海面都变成了“死灰色”。11级的狂风卷起海水到处肆虐,海浪一次又一次地猛烈拍打着帆船。狂风在翟墨的耳边呼啸而过,风帆被吹得鼓胀。突然,“啪、啪、啪”几声,风帆瞬间被狂风撕成了碎布条。没有了风帆,帆船就没有了动力,只能随着海浪来回摇晃。但是大海还不罢休,继续蹂躏着翟墨和他的帆船。忽然一个浪打过来,翟墨猝不及防被打到了海里。好在他听了航海老前辈的教导,用绳索把自己绑在船上。在海里,翟墨不断地挣扎着向帆船游去,可是他怎么用力也抵不过一波接一波的巨浪。翟墨改变策略两手用尽所有的力气把绳索一点点往回拉,这样挣扎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终于靠近了自己的船,用最后的力气抓住船舷慢慢爬了上去,然后趴在船上一个劲地喘气,总算是在风暴中捡回了一条命。

重获新生之后,翟墨开始清理船舱的积水。船上任何能用来舀水的工具都用上了,就在翟墨鏖战正酣之际,脚底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摇晃中,翟墨跌跌撞撞地抬起受伤的脚检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打碎了一只碗,碎片划破了脚底。殷红的鲜血不断地往外流,很快染红了船舱里的积水。在这紧急的关头,翟墨顾不了那么多,他忍着剧痛继续清理船舱积水。

待到风浪退去之后,翟墨赶紧摸出随船携带的急救包。颠簸中,翟墨经过多次失败后穿好了针线,手里举着麻醉剂,在自己脚上做起了缝合手术。此时,风暴虽然退去,但是风浪依然很大,船随着海浪不住地摇晃。翟墨用一只手按住开了口的皮肉,用另一只手拿着针挑入皮肤。针线在皮肉间穿梭,发出“咝咝”的声音,虽然在麻醉剂的作用下没有疼痛,但是这声音让翟墨听得惊心动魄。在风暴中的三天三夜,就像三年、三十年,快要崩溃的时候,翟墨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他觉得自己被文明世界抛弃了。接下来的日子里,翟墨在煎熬中度过,他也曾发下誓言当回到陆地后再也不航海了。绝望中,翟墨在黑夜里起来,在白天睡下,终于有一天翟墨看到了海平面上出现第一道曙光,他欢呼了。

2007年1月6日,经过了种种波折之后,翟墨驾驶着“日照号”无动力帆船开始了环球航海。出发的那一天,码头上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人们都来为翟墨的壮举呐喊助威。简短的出征仪式之后,翟墨踏上了环球航海的漫漫行程。

航海归来,翟墨真正体会到了大海的美。在翟墨看来,大海的美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他所理解的美也和普通人有了不同的层次。在翟墨的心中,大海是那样的美丽而神奇,风和日丽的海中游,是惬意的;而风狂浪急的海中游,同样也是惬意的,尽管它杀机四伏。

2007年7月12日,印度洋,大风掀起一层层的巨浪,晃动着整个大洋。从这一天起,风暴持续了12天,让翟墨再一次经受了大洋的考验。长达12天的糟糕天气,整个海面就像沸腾的热水,不断地翻滚。海浪越来越大,翟墨的帆船在海里就像一片树叶随海浪不断起伏。最让翟墨担心的是巨大的风浪会不会把帆船撕碎。“人在船在,人亡船亡”,这一直是翟墨秉持的信念。如果帆船被海浪撕碎,为了不让自己在痛苦中慢慢死去,翟墨专门准备了一把匕首,在必要的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风暴间歇,有几条小飞鱼跃到甲板上,筋疲力尽的翟墨借着它们下酒。他一手把着船舵,另一只手举着酒杯——与老天干杯。

在南非开普敦休整了一个多月时间后,翟墨踏上继续环球航海的征程。从开普敦的港口出发,风帆鼓起来,在开普敦认识的许多朋友都在码头上向翟墨挥手送别。在林立的帆船之间穿行,忽然这些帆船都开始鸣笛,“呜——”“呜——”“呜——”原来是翟墨在南非认识的美国朋友和澳洲朋友用这种方式为翟墨送行。

采访的时候,翟墨向笔者描述那一瞬间,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那种场面极具震撼,那一刻让他感动,让他体会到了航海人的情谊,也让他更加坚定了信念:一定要完成环球航海。

2008年2月6日,除夕夜,航行在大海上的翟墨照常升帆、掌舵、看海图,如果不是几个朋友发来短信提前给他拜年,他都忘记了这一天是除夕夜。当时海面上平静,海风送来夏天的气息,翟墨自己做了几道菜作为年夜饭。对着年夜饭,看着海面,别有一种惬意。就在此时,远处的海面开始躁动起来,翟墨借着灯光一扫,一些银亮的东西分开水面,朝着帆船直奔而来。就在翟墨为突然而来的险情着急的时候,整个航海行程中最美的一幕出现了,这条“银龙”是由十几头海豚组成的长队!它们组队从翟墨的船边穿梭而过,一头接着一头,光滑的皮肤反射着光芒,没有叫声,只有浪花飞腾。海豚探出头来,大大的嘴巴仿佛充满笑意,然后又钻入水里,露出光滑的脊背,甩出漂亮的尾巴。在海上,翟墨虽然不能观看春晚,但是他看到了大自然中最美丽的表演。

2009年8月16日,翟墨驾驶着“日照号”成功归航日照。回顾自己的环球航海,他感慨万分。自己当初为了追求自由,证明中国也可以出航海家,也为了欣赏高更画中的大溪地女人,而去航海乃至环球航海,但回想起自己的航海之路,自己不断地战胜困难,不断地挑战自己,航行在一条逐梦之路上;梦是什么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逐梦的过程。

在环球航海的路上,翟墨遇到的危险不只是糟糕的天气,还遭遇了海盗的跟踪和拦截。与海盗斗智斗勇,与鲨鱼结伴同行,驶入美军秘密基地等等,在翟墨眼里,这些危险也是航海中的美。航海是肉体上的自虐,却是精神上的满足和收获。

出发,是为了去面对

在永安里的办公室里摆放着翟墨的几幅画作。每一幅画面都是死灰色,如果不是翟墨提示,我根本看不出来,哪里是海洋,哪里是天空。那是他航海时画的大海,回来后放大就放在房间里了。

这就是他眼中的大海。“大海并不像我们印象中那样,蓝蓝的一片,其实在大洋深处海水的颜色是死灰色,到了海沟附近就完全变成了黑色。”航行在大海上,死灰色的海洋映入眼帘,这是翟墨最安静的时候。通常他会坐在船头,喝点小酒,想着自己的过往。离开了大陆,远离了物欲,是最能够放下自己的时候。这时,他想的最多的还是自己小时候,那段文弱、“气短”的时光。

面对

我问翟墨为什么去航海时,他的回答干脆利落。他要独自去面对心中的那个“病猫老六”。当遇到狂风巨浪时,“病猫老六”随着狂风而至;当遇到海盗时,“病猫老六”随着恐惧而至;当孤独折磨翟墨时,“病猫老六”悄悄探出了头……航海也就成了他最得力的生活方式,在海上,翟墨与心中的“病猫老六”交谈,回味着童年,体味着人生。当经历了环球航海的煎熬之后,翟墨的内心变得更加坚强。航海归来,他也与“病猫老六”和解了。“老六”是他生命中一段不堪的经历,但这段经历也造就了今日的翟墨。

若干年前的一个下午,天气晴朗,翟墨独自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发呆,他幻想自己能够健壮,能够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若干年后的今天,他带领着他的团队,准备向“死灰色”的海洋出发,去面对自己并寻找一份属于中国人的豪情。从结缘航海到爱上航海只在一瞬之间,却改变了一个男人,成就了一个环球的梦想。(来源:北京日报)

说实话博主真的很崇拜翟墨。第一次知道他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又一次老师播放了翟墨的航海视频。从那时起我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后来自己也慢慢喜欢上帆船,喜欢上了航海。虽然还有点小打小闹。不过还是渴望有那么一天,能和几个自己要好的朋友,一起扬帆远航。

转载文章请注明,转载自:野人部落 [ https://www.wildhorde.com ]

原文链接:https://www.wildhorde.com/archives/1470.html

扫码关注野人部落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