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成狗我也要在山顶露营

从长沙呆完一周回来,感觉已经过完一个冬季了。肖总说露营搞起,那就搞吧。

这次露营阵势很大,屏南的摩友们拖家带口的跑来白溪,欣赏这美丽的南国大草原。虽然每年都来这里露营,但不同的季节,会有不一样的风景和不一样的人,所以,每次来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晚饭是牛肉大餐,来时在菜市场买了几斤多牛肉和一些食杂。来的时候太匆忙,忘记把大锅带上,还好兄弟们给力,借来了一口超级大锅。晚饭算是可以顺利解决了。

白溪草场露营

山脚的营地驻扎过几次,由于地势低洼,难免受到露水困扰。游客们丢下了太多的垃圾,让我和默涂决定晚上去山顶扎营,顺带拍一些日出日落。山顶扎营,要下功夫,首先得征服眼前这座绝望坡,廉颇老矣……

白溪草场的日落

白溪草场的日落

风太大,帐篷被刮走了,就差一点把我带走。

扎完营,下山和大伙一起吃晚饭,拱趴,有酒有故事。借来的锅,不带盖子,牛肉倒成了最后的夜宵。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大伙都有了困意,我们也回到了山顶。

山顶是拍星星的好地方,没有雾气,没有污染,只有风和我们在嗷嗷叫,我想用一个字来说明当时的情况:“冷”。默涂是个执着而又敬业的摄影师,冒着被吹下山头的风险在外面拍呀拍,于是有了下面几张。

白溪草场的夜空

白溪草场的夜空

白溪草场的夜空

5点醒来等待日出,外面更冷了,冷的不想从睡袋里钻出来,我只想静静的窝到12点。叫了几声默涂,没有回应,那我5点半再叫。天渐渐亮起,最可怕的是我早已按耐不住那颗要出去煮饭的心。虽然没带气罐,但烧点树枝还是可以的。默涂负责专业拍照,我们业余选手只能静静的煮饭看着独自嗨起。但是不要小瞧业余选手,业余选手也有不业余的时候。

白溪草场的清晨

天已渐渐亮起

白溪草场露营

白溪草场露营

煮饭的时候被肖总偷拍了。

白溪草露营

默涂正裹着睡袋在拍照。此刻我感觉他已经冻成狗了。

白溪草露营

营地旁边有几棵长得矮小的松树。长太高的都被雷劈死了。

白溪草露营

享受清晨第一缕阳光。

白溪草露营

美丽的白溪草场

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日出,那都是骗小朋友的。对面山头早把日出挡住了。和肖总一起把默涂带的4包方便面煮了,偷吃了两块肉,照片拍完了,风也小了,晒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一切显得那么的静谧祥和,而我们的周末露营也即将告一段落。

野外露营开小灶

熟练的收拾完山顶的营地,开始下撤。不忘记捡走地上的垃圾。

白溪草场徒步露营

朝着山脚营地前进

山脚下,大伙也都吃完早饭,陆陆续续开始收拾东西了。我们下撤的早,开始帮忙给草场做卫生。这里要批评一下那些慕名来此游玩的人们,请把垃圾带走!别让这片美丽的草甸成为白色垃圾场。

2 条评论于 “冻成狗我也要在山顶露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